• Time: 2020-12-17  admin

    軍旅情懷——《床底下的骨灰盒》

    智能存放架▲雪山下的青藏鐵路

    說(shuō)青藏高原上最美的是什么?是天空?是珠峰?還是經(jīng)幡?誰(shuí)也道不明說(shuō)不完,只是各人各有自己的崇尚和向往,各人各有自己的審視和鑒別,大千世界無(wú)奇不有。

    而在七八十那個(gè)年代,我覺(jué)得最美的當屬在高原遍布和固守的軍魂,那不是看得見(jiàn)摸得著(zhù)的物資,而是看不見(jiàn)摸不著(zhù)的思想、精神、人格、情操、良心等等,是廣泛存在于高原的靈魂,這其中不乏還有英魂,它如珠峰一樣高聳、如哈達一樣圣潔、如高原一樣廣闊、如雪蓮一樣艷麗,足以讓人頂禮膜拜終身。

    七十年代中期,為了全面對接和完成青藏鐵路建設,中央軍委派出鐵道兵第七師、第十師數萬(wàn)大軍進(jìn)駐青海哈爾蓋至格爾木段擔任修建任務(wù)。一時(shí)間,本來(lái)荒無(wú)人煙的青藏高原突然出現了生氣勃勃活力無(wú)限的生靈、戈壁大漠浸染了一碧千里光彩照人的橄欖綠、遼闊疆土進(jìn)入了熱火朝天地動(dòng)山搖的施工,一場(chǎng)氣勢磅礴的青藏鐵路大會(huì )戰在離天最近的地方全面展開(kāi)了。

    但是,青藏高原大部分區域地形復雜,不是沙漠就是戈壁,不是草原就是沼澤,不是硬土就是凍土,施工條件極為艱難;氣候條件更是惡劣至極,飛沙走石,嚴寒酷冷,驕陽(yáng)似火等都是變幻莫測的天氣;生活條件也許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困苦,首先是缺氧,這里平均海拔超3000米,其次缺水,多地沒(méi)有可飲用水,再是缺少食物,吃蔬菜成為一種奢望。

    如此嚴酷的工作和生活環(huán)境,如此艱難的施工和緊迫任務(wù),難免會(huì )給軍隊帶來(lái)傷痛以至于誰(shuí)也不愿意看得到的犧牲,而當年鐵道兵部隊中犧牲的人員,正是因肺氣腫、汽車(chē)事故及施工三大原因導致的犧牲。

    智能存放架▲青藏鐵路部分施工現場(chǎng)及通車(chē)后的大橋系列圖

    智能存放架

    智能存放架

    智能存放架青藏高原上有犧牲,也真不是那種“馬革裹尸”或者“為有犧牲多壯志”那么豪邁,它只是犧牲者個(gè)人的感情抒發(fā),而真正“收尸”卻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    薛之桂,曾經(jīng)擔任中鐵17局集團公司總經(jīng)理、中鐵電氣化局集團公司董事長(cháng),也是一位南征北戰的老鐵道兵,當年修筑青藏鐵路時(shí)任過(guò)團組織股干事、股長(cháng)。

    按照部隊慣例,犧牲的干部戰士屬于烈士,其善后處理歸組織部門(mén)管,于是,薛之桂責無(wú)旁貸地偶爾要受理犧牲烈士的一系列事宜。

    莽莽高原,茫茫戈壁,沒(méi)有幾座鄉村城市,而且還相隔數百公里之遠。一旦有犧牲,不可能在戈壁灘就地掩埋,誰(shuí)也不忍心,誰(shuí)也不敢干,不是戰爭年代而無(wú)暇顧及草草了事,因為,還要給親屬一個(gè)交代。

    然而,從通知親屬到親屬趕來(lái)部隊,日夜兼程也需要很長(cháng)時(shí)間,因為,路途實(shí)在太遙遠而且又是落后的道路條件和交通工具。所以,只能先行火化。

    可是,只有城市才有火葬場(chǎng),城市離部隊駐地又大幾百上千公里,怎么辦?當然,有條件有時(shí)間可以送去,如氣溫低時(shí),送到千里之外的格爾木市火葬場(chǎng)火化,然后立即送格爾木烈士陵園安葬,這是再順利不過(guò)了。

    但如果氣溫高及其他某種原因,那遺體會(huì )出現問(wèn)題不可久留,只好“就地”解決了,即先行火化。于是,堆積駱駝草架起來(lái)先燒掉,形成骨灰,裝入盒內。

    這期間,不管是在火葬場(chǎng)或者就地遺體火化后,骨灰盒需與親屬見(jiàn)面或者帶回老家前的這段等待時(shí)間該如何保管便是組織部門(mén)即薛之桂他們的事了。然而,烈士的骨灰盒又必須妥善保管,不能亂放,更不能露天,又沒(méi)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房間,確實(shí)頗有難處。

    高原上的連隊住帳篷,團、營(yíng)部駐地也是簡(jiǎn)陋的干打壘土房,干部吃、住及辦公一體化也僅能分配到一間小小面積的房屋,薛之桂也是分得如此“功能齊全”的房間。

    智能存放架▲薛之桂與他的戰友們

    別無(wú)他法,出于對烈士的尊敬、戰友的情感和自身的職責,薛之桂總是把烈士骨灰盒迎進(jìn)自己的房間,而且放置在自己床鋪底下,日夜守候。

    任憑外面飛沙走石或者嚴寒酷暑,骨灰盒安然無(wú)恙,直到哪天送去陵園安葬或者親屬接回為止。只是烈士在這段時(shí)間不用“暫住證”而已。據薛之桂過(guò)后說(shuō),他房間里存放最多時(shí)有兩三個(gè)骨灰盒,最長(cháng)時(shí)間有一兩個(gè)月之久。

    骨灰盒里說(shuō)到底只是一捧灰,與客觀(guān)存在的物資似乎沒(méi)兩樣。然而,它既是一個(gè)活生生的身體變成的,又是一具硬邦邦的遺體提煉的,也是一個(gè)晃悠悠的陰魂附著(zhù)的。

    每當夜深人靜時(shí),薛之桂偶爾也會(huì )不寒而栗。他在一本自傳書(shū)《苦難與榮光》里曾經(jīng)有這樣描述:

    “有一晚連隊放電影,我去看電影了,有個(gè)老戰友沒(méi)去,想找我聊天,看到我屋子里亮著(zhù)燈,有一個(gè)人背對著(zhù)窗戶(hù)坐在桌子前。門(mén)鎖著(zhù),老戰友就‘砰砰’敲窗戶(hù)敲門(mén),叫我給他開(kāi)門(mén),桌子前的人好像沒(méi)聽(tīng)到,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。

    我看電影回來(lái),老戰友問(wèn)我為什么不開(kāi)門(mén)?我聽(tīng)了渾身發(fā)毛,那天我走后鎖了門(mén)的。我的床鋪下有一名戰士的骨灰。那一天晚上我沒(méi)睡著(zhù),總覺(jué)得床鋪底下躺著(zhù)人?!?/span>

    智能存放架▲兵改工后,曾擔任中鐵十七局集團公司總經(jīng)理的薛之桂在青藏鐵路第二期工程竣工典禮上。

    是的,活著(zhù)的人有腦筋有思想,日有所思夜有所夢(mèng),對近在咫尺的骨灰盒肯定會(huì )睹物思人甚至浮想聯(lián)翩。只是,迫于無(wú)奈,才將骨灰盒放置床鋪下,如果附近城鎮有殯儀館;如果親屬很快到達領(lǐng)走;如果有個(gè)專(zhuān)門(mén)可存放房間等等。

    事實(shí)上,在人煙稀少的青藏高原以及生活條件極其艱苦的鐵道兵部隊哪來(lái)的“如果”,只能由組織和薛之桂等這樣的鐵血戰友厚待了。

    在8年苦戰青藏鐵路的歲月里,僅鐵道兵第七師就犧牲了100多人,倘若沒(méi)有像薛之桂這樣的一批人來(lái)妥善處理,那100多英魂將如何得以安息。于此,在向這些英烈致敬時(shí)也應該向那些料理烈士后事的人致謝。



    0755-23221916

    工作時(shí)間:法定工作日,9:00~18:30

    ">

    留下你寶貴的意見(jiàn)

    深圳金慧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2015-2025 粵ICP備19089976號-1

    Powered by MetInfo 7.7 ©2008-2024  mituo.cn

    首 頁(yè)
    智慧殯儀館
    智慧寺廟
    聯(lián)系我們
    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_亚洲欧美一区二区视频_小货SAO边洗澡边CAO你动漫_国产一区二区在线视频